江渔鱼鱼鱼

圈地自萌,皓推。
CP杂乱

[刘皓中心]无题。

     
  谜之双十一贺文
(ps。大概是悄悄仿了新房的风格的意识流,cp自由心征。设定大概是脱离原著)
  (别名。ooc物语!)

1。
  绕过来往的人群,远离城市中心的喧闹又经过寂静的路。有房子,掩在阳光的阴影下。走过打开的生锈铁门,再从看不出年头的老榕树底下经过。

  ——有目光,从身后看过来。
 
  他在门前停顿一下,轻轻推开门进到屋内。茶壶内的水咕噜作响,木质书架上停留着书本。来人随意翻动着封面印有看不出字形泛黄书页,掀起满屋的灰尘在阳光底下扑腾,翻飞。刘皓把书又塞回书架,掀起布帘悄悄进入更深的屋。

  ——有目光,从屋外看进来。

  屋子的主人叼着烟懒散坐在椅子上惬意晒着太阳,难得没有穿上地摊货一样的皱巴衣服。

  ——有目光。

  刘皓顺着目光看过去。他看见屋主坐在那里,稍微提了嘴角手指夹着香烟
   “好久不见啊,皓皓。”
    他听见叶修说。刘皓同样勾起嘴角,习惯性挂上叶修最熟悉不过的虚假笑脸
   “叶哥好久不见,看样子过的挺不错?”
   刘皓顺着话仔细把这间屋子瞧了个彻底。没了正午时毒辣的阳光从窗子打进,照亮了一片旋转扑腾的灰尘。角落里杂乱堆着不知哪年的报纸和一把伞面似有破损的伞。
 
   ——有目光。
       从伞破洞的地方看过来。
     
  “哥也觉得过的挺好,”叶修把烟灭了随手往角落一扔又从衣兜摸了个火机捏着,诚恳的看着刘皓。“要是有你就更好了。”刘皓愣住了
   不知从哪儿泛起了水低落的声响。风吹开了掩着的门,从缝隙里隐约看见藏在阳光阴影里的路,杂草肆意生长。
    ——有目光,从杂草丛里看过来。
    叶修站起身,身形挡住了门缝。
    ——目光,又从报纸掩盖着的角落看过来。
   刘皓把手揣回兜里握紧,不甚自然的移开视线,换了话题
   “。。叶哥感冒好了?”刘皓记得前些日子叶修感冒过。
   “好了,完完全全好了,”叶修保留着提起嘴角的样子瞅瞅刘皓诚恳的建议到“皓皓要来检查一下不?”刘皓悄悄往后退了小一步,盯着墙角那一堆报纸没说话。
    气氛下降。
  
    ——目光。
    ——什么在看我?

   叶修拿着的打火机在指间旋转。他装作无意开口
   “刘皓,以后夏天晚上少出门呗?挺危险的”
   “。。。有什么危险的?” 刘皓皱了眉 ,看一眼叶修身后那堵墙才看向叶修,带着疑惑。他又顺着隐约的目光看向叶修身后那堵墙壁,有一双赤红的眼睛。
    ——在看他,死死地看着他。
    ——从四面八方看来的目光
    “哥这不是担心未来媳妇被什么人给拐跑么”叶修继续诚恳的看着刘皓,往旁边挪了一步。刘皓被迫转移了视线,他张张嘴却没说什么,只是反身就往屋子外走。刘皓站在外头,往屋内看了一眼。他看见叶修抬起左手揉了揉太阳穴,闭着眼。
鸟雀惊起,扑腾翅膀的声响彻四周。傍晚的阳光从窗户,从门缝照进去,打下光的阴影。

   满屋子都是眼睛。
   从破损的伞面,从书架的缝隙,从脚下,从身后,从四面八方看过来。

   无数的眼睛。
   目。
   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目。
  
    叶修睁开眼睛。
    一切声响都消失不见。
    傍晚。
    妖魔重生,逢魔时刻。
    叶修向身后的敞开的门看出去,看向杂草掩着的路。
    所有妖物,就此噤声。
————————FIN。

   
    〈总之就是伪叶皓,叶神大概是个会跳大神会抓鬼的人吧??〉
     〈也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适不适合做光棍节贺礼orz〉

 
  
  

 

#腐向cp#
#终章#
#私设有#
前篇戳头

15.他总会在梦里梦到个白发少年,但看不清面容。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着你”
   这个梦总是这一句话结尾,然后便是这少年落下悬崖,化成叶片飘散。不知为何,鲲觉得心有点发痛。他问过妻子这个梦的意义,或者说这个少年是谁,可妻子也是一副茫然的模样,说自己也梦见过一两次,可偏不知道是谁。

16.人间里的鲲和椿过着平淡日子。
   而接替了灵婆位置的湫却孤孤单单的守在如升楼,每天面对着无数条承载着大鱼,本分的接应它们进入轮回。
  如升楼本就是没有生气的地方,即使湫继续养着前任灵婆那几只猫也还是一样。明明是个少年模样,一袭火红衣裳,却大多时候都披着袍子坐在窗边躺椅上,如老僧入定般闭着眼沉思。偶尔念叨几句曾经的友人和她的鱼。
  湫觉得自己怕是魔怔了,对着黑团子说过,比起椿,他想到鲲的时间更多些。

17.一晃就是好多年过去。湫仍在如升楼接应这些大鱼轮回,却依旧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
  而人世里的鲲,此刻却卧于床头,一旁是与他相伴多年的老妻与几双儿女。老妻握住他的手,眼里有泪光闪烁。他偏着头看向窗外那棵在阳光底下开的正盛的海棠,又回头仔仔细细看了妻子的面容,名字在口中念出了最后一届轮回
  “椿。。”
   脑子里闪过无数从遇见椿之后的生活片段,最终却定格,在那白发少年的背影。
  然后逐渐陷入黑暗。

18.鲲觉得自己似是变成了一直翱翔天地的鸟,又或是海里畅游的鱼。像是褪尽了一身的枷锁,和周围的同伴,向深海的最北边,那做圆筒模样的小楼游过去。
  湫踩着木屐边打着哈欠边推开竹楼的门,抱着一个黑团子脚边又是几只颜色不一的猫儿,懒懒散散的等着今天前来转生的大鱼。鲲远远的就看见了那少年,一身鲜艳的红布衣,外面一件玄青的披风,衬得肤色更加苍白。他觉得这少年似乎与梦中的,是同一人。
  “今天的灵魂,似乎有点多啊”湫眯着眼睛正打算领着这些大鱼往通天阁去的时候,正巧瞅见了鱼群末尾,那条“不知其几千里”的大鱼,那是鲲。

19.湫轻巧放下怀里的猫儿,懒散踏着步子在楼梯前站住,对着鲲勾勾手指“诶我说,最大的那个,你过来”。他顺从的游了过去,巨大的身影给这小小的竹楼覆上了层阴影。
  湫抬着手摸摸鲲的吻,半是抱怨的开了口,他说
  “不过才几十年没人看着你,就变得这么大了啊。鲲”
   他从口里吐出的一个单音轻飘飘的传进鲲耳朵里,却让他觉得仿佛想起了一切,穿越这几十年的时间,经历了一辈子的雨雪都似化作了柔和的风落进怀里。
   鲲也确实落进了湫的怀中。他伸指点点鲲头顶上那颗短短的角。湫笑了。浅褐色的眼眸里盛着满满的笑意,鲲听见他说
  “我一人待在着这如升楼这么多年难免觉得寂寞。麻将也正好缺一人。既然你在生前与我算是熟识,那就留下来陪着我吧”
 

#腐向cp,大概有后续系列#
#鲲湫#
#前篇戳头,有私设系列#
#大概是全程单箭头#

9.天气愈发寒冷了,明明是六月的天却飘起洋洋洒洒的大雪,山河间一片的白
  “和湫的头发是一样的颜色”,鲲心底想着。
   即使天寒可椿和湫照例还是每天都来看看鲲,只不过是停留的时间短了些。姑娘身上那套短袖印有海棠图案的衣服改成一套明显有了厚度的红色大袄,而少年似乎是也勉勉强强的加了些衣服,领口照样剪了一刀,看上去单薄极了。 鲲把头伸出水面看天。任凭雪花落在头顶上,吻上,眼睛周围,凉凉的。
  一切都还那么好。

10.应该是过了一段时间。
   有天夜里,湫突然出现在鲲面前,把它抱起来到了后山冰河之上。鲲觉得有些迷惑,只好低着头用吻去蹭蹭湫的腰侧。可湫的表情却不复之前的开朗温柔,甚至是冷到生硬的地步却又让人觉得他正在难过,拿着石头一下一下地砸着冰面,知道破了个足以让鲲进入的窟窿。鲲觉得它更加迷惑了,正想着再去蹭蹭湫,就被人抱着放进了冰窟窿里。
  “你走吧”
  “你会给椿带来麻烦的”
  “如果你不想伤害她,就走吧”
   鲲有些难过的对着湫叫了几声,浅褐色的眼睛里都没有带着曾经的温暖笑意。鲲这才明白知道了,原来湫的那种眼神只会在看向椿的时候,或者说和椿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它落下了眼泪,返身潜入水里,顺着冰下的河水一直游一直游。

11.鲲和椿费了好大力气从冰下爬出来的时候,外头还是一片雪,而且越下越大。体力不支的他们一个不注意,从覆着厚雪的山坡上滚了下来。
  “椿!。。。椿!”鲲听见了湫跪在椿身边,那好听的声音正在呼喊姑娘的名字。他用蓑衣仔仔细细的把椿裹好背在背上,回头看了一眼鲲,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难过,最后踏出步子一脚深一脚浅的离开。“不。。不要抛下我啊。。湫”它这么想着,却说不出来,只能小小的唤了几声,差点又要昏了过去。
   湫侧头瞅瞅椿沉睡的面庞,又回头看看被大雪遮了近半个身子已经没了意识的鲲,最终还是不忍,又踉踉跄跄的回去,单手抱鲲背着椿离开。

12.湫特意找了个带着水塘已经被废弃的土楼。他把鲲小心放在水塘里,又回去为一直昏着的椿生了火取暖。
  鲲悄悄的把头探出水面看着湫。他跪坐在椿的身边,双手紧握成拳放在膝盖上,身体颤抖着小声开口
“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没有爸妈,奶奶一个人把我带大,吃了很多苦。从小就没人管我,天不怕地不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这世界上我最怕的。。。就是让你受伤”
  以往开朗自信的少年在此刻竟莫名有了卑微的感觉。鲲觉得自己有些难受,也有些心疼,却说不出为什么,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情绪。

13.“人间是个好地方,你想去人间生活么”
   “我是问你想不想去,不是能不能”

14.最后的最后,它沿着链接海天的巨大水柱向上飞时,椿和湫正站在悬崖边上,底下是狠狠拍击崖壁的巨浪。它看着湫打开了什么,又把什么泛着光的东西吞了下去。
  湫通身都泛着金红色的光辉,爬满不知名的古老纹路,神情认真地拉着那个姑娘的手,然后一齐跳下悬崖。鲲看着湫的身体在下落过程中逐渐被光芒所覆盖。鲲从喉咙深处发出悲伤的吼叫,泪水直直从眼眶掉落,努力的想突破这水柱去阻止,却硬生生被强大的吸引力脱离,最后只看见湫的身体完全化为叶片,和黑发姑娘不断落下的泪水。

14.当鲲醒过来的时候,正赤裸着躺在浅海里,脑袋很疼,什么也想不起来。他看见一个黑发的姑娘浅笑着对他伸出手,长相很熟悉,却总是想不起来。
  他握住了姑娘的手。
  姑娘说,她叫椿,鲲以前在海里救了她。 鲲和椿一起回到了那个海边崖上的屋子,鲲妹哭着喊着扑倒他身上,泪眼汪汪的叫着哥哥不愿松手。
  再后面的事,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鲲和椿顺理成章的成了亲,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剩下半辈子
———————TBC———————————————

我是条咸鱼。
人物属于原剧,ooc属于我
 
  
 

#腐向cp#
#大概有后续#
#鲲湫#
1.当鲲被椿成灵婆那带回的时候,只是一只巴掌大的小鱼,被盛在水缸里放在窗前的桌上,窗户外面是一片蓝到透彻的空。它正隔着玻璃听着椿说话,黑发少女的面容从水里看过去,显得更柔美又安和。然后鲲就被窗外不知名的东西吓得一惊,连忙动着尾在缸里游来游去。

2.它回着身头露出水面往窗外看去,一个莫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有这白胜新雪的短发和俊俏的眉眼,身着一袭红衣。看着椿的浅褐色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被阳光氤氲着的身形和容貌天上神仙一般美好。
  然后它听见了椿叫出的名字。
“湫”
“这是多好听的名字啊”,鲲这么想着

4.“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椿,它的名字就叫鲲怎么样!”
  鱼没有眼皮,所以鲲只能直勾勾的盯着湫,却因为视角问题,只能瞅见湫从领口里露出的一截锁骨。内心里有了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

5.鲲其实很喜欢椿,因为它觉得这个姑娘身上有着让它觉得很温暖的东西,可它悄悄地在心里惦记着湫,惦记着那个一袭红衣的清秀少年。
  鲲被椿的妈妈给发现了,在它正茫然时候就被扔到了个乌漆墨黑又臭气熏天的地方,身边还总是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蹭过。鲲觉得很害怕,不知怎么的就昏了过去

6.唤醒它的是一阵清脆笛音,睁开眼时入目的就是黑发姑娘安下心又喜极而泣的模样,它缓缓的往湫那儿看过去,正巧看见他裸着半身又松了一口气模样,鲲觉得他好像没那么害怕了。

7.鲲越长越大,就像椿说的那样,比玻璃缸还大,比水盆还大,可房间依旧能装得下他,却没了合适的容器,它只得被椿和湫转移到土楼外面的一口方塘子里。
  椿和湫每天都会带着好吃的或是好玩的来看他,鲲看着坐在塘边的,还是一袭红衣的湫,觉得心里愈发高兴了,一个没忍住跃出水面往湫那边扑过去,正好和他嘴对着嘴,鲲觉得它可能更高兴了。

8.少女尽力忍着的笑声传了过来。
“你这条鱼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湫一下子把鲲使劲推回水塘里,隐藏在头发底下的耳朵尖却红了。
  鲲又从把头露出水面,瞅着湫正一副红着脸的样子使劲拿着手背去蹭嘴巴,一边的椿正好好坐着,确实捂着嘴肩膀不断耸动。
  鲲只好委委屈屈的叫了几声又缩回水里,只把小半个头顶和整只角露在外面。

〔可能没有后续以及大写ooc系列〕
折腾半天才找到怎么发文章真是蠢废了

像我这种不记日子的人突如其来的就炸——了,想来想去也只能上一张丑哭的手写占个tag顺便安静的做一个皓粉嗯刘皓宝宝生日快乐——